第A07版:何谓成功 孰能幸福

编者案:每年开学之际,关于未来的憧憬都会成为象牙塔内师生们关注的话题,什么才是成功,怎样才能成功,这些问题在新生的忐忑不安与老生的踌躇满志中愈发折射出思辨的光彩。本期我们共同关注——

何谓成功 孰能幸福

何谓成功 孰能幸福

9月2日,复旦大学2016级本(专)科新生开学典礼上,新生面向校旗宣誓。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成功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格非

  从中学进入大学学习,同学们首先遇到的一个重大问题,也许就是如何确立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在中学阶段,这个目标是清晰而明确的——不用说,那就是高考。不光是我们自己,家庭、学校乃至整个社会的整体氛围都在日复一日地强化着这个目标,我们几乎所有的努力和奋斗都围绕着这个目标展开。关于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有深切的体会。可是在进入大学以后,我们会突然发现,原来特别清晰、具体的目标,转瞬之间已变得暧昧不明。即便我们仍然把追求成功作为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要比高考这杆标尺复杂得多,也诡异得多——比方说,有些人仅仅因为与生俱来的高颜值,就轻易地取得了所谓的“成功”。今天,我们需要自己来发现、设计和决定自己的未来,并为此承担责任,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相当严峻的课题。

  成功概念的狭窄化和僵硬化

  本来,对于“什么是成功”这样一个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和答案。但毋庸讳言,由于整个社会日益功利化的趋势,我们对于成功这样一个理念的理解,已经极大地狭窄化、乃至于庸俗化了。似乎所有的目标都可以用金钱、豪宅、知名度、媒体的曝光率来衡量,如果我们不幸没有这些炫目的饰物来装点我们的人生,那我们仅仅是活着,但并不“存在”。可以说,这样一种极其狭隘和庸俗的成功理念,给这个社会的每个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给我们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毁灭性的扭曲和破坏。它还导致了这样一个后果:我们仅仅是为了追求所谓的存在感而活着。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据说是为了追求幸福。可是,伴随着我们对成功理解的狭窄化和僵硬化,我们作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感知幸福的能力也出现了严重的退化。有一位成功企业家曾经告诉我,在他们老家流传着这样一个格言:我们生活中的绝大多数苦恼都是邻居造成的。我们奋斗了一辈子,似乎就是为了把房子建得比邻居漂亮一些,似乎就是为了在邻居的眼中造成这样一个虚幻的投影:我是幸福的。在许许多多的有关“幸福”的定义中,我认为瑞典作家拉格洛芙的说法最为精妙。她说,幸福就是对责任的自觉承担。比如说,一位母亲尽管经受了分娩的巨大痛苦,尽管她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付出了无数的辛劳,我们都会一致同意:做一个母亲是幸福的。因为她自觉地承担了这个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说,自觉地承担责任,是我们获得幸福的重要前提。

  立身之基与为人之本

  一位从美国回来的学者曾经跟我说,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去了美国之后,学业大多十分优秀。他们中的很多人能比较容易进入最优秀的前20%,却很难进入最顶尖的前5%行列。这是为什么呢?这位学者的答案是:中国的学生虽然聪明,也很用功,但缺乏想象力,缺乏深厚的人文素养。我想,他的话或许有些道理。在我看来,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或许还涉及我们对于成功的理解和定位。如果我们把世俗的、功利化的成功作为唯一的目标,这些目标一旦实现——比如进入欧美名校、有一份稳定而待遇优厚的工作等等,我们奋斗的动力就会随之失去。我们知道,从事一流的科学和学术研究,有时需要忍受长年累月、默默无闻的奉献与孤独。为了追求和坚持真理,有时不仅得不到世俗的成功,还要承担各种风险和牺牲。胡适先生曾说,做一个合格的知识分子,要做到不降志,不辱身,不赶时髦,不避风险。如果我们没有获得超越于一般功利心之上的真正动力,我们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知识分子,也很难去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和学术研究。

  当然,我个人不反对成功。作为清华的教师,如果清华的学生在自己的学习和工作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我会在第一时间向他们表示祝贺、并为他们感到骄傲。我只是希望大家对现在社会上流行的“成功观念”进行认真的反思,能够严肃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什么是我们的立身之基?什么是我们的人生价值所系?什么是我们的为人之本?

  对于这样一些问题,我也没有现成的答案。如果需要我提出一些建议,我愿意用下面这段话与大家共勉:做一个诚实而有趣味的人,做一个有责任感、有社会关怀的人,做一个热爱自己的志业并为之不懈奋斗的人。  

何谓成功 孰能幸福

    8月31日,云南工商学院学生在学院图书馆勤工俭学。新华社发(刘玉和摄)

大学不是成功的尽头

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曹宁

  “考上好大学就成功了”“考上好大学,从此就顺风顺水了”,似乎在有意识的时候,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是这么跟我说的。尤其是在上高中的时候,老师就一直跟我们强调“一考定终生”,似乎考上好大学之后就不用再继续努力了。

  我曾经抱着这样的认知过了一个狂欢般的暑假,同时也是用这样的心态走进大学校园。回想起整个大一,似乎就是在一个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度过的。虽然每天都去上课,却再也没有像高中时期那样专心致志地听过课,上课玩手机才是常态,聊QQ、看小说等等“忙”得不亦乐乎。下课之后也不去图书馆而是直接回宿舍,在看视频、逛淘宝的喧闹中直到深夜才休息。

  那个时候,我对那些努力奋斗的同学感到特别不理解。我记得刚开学不久的时候,在宿舍碰到同学李昂,她告诉我,今天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胃疼就早早回来了。我当时特别疑惑,都上大学了还上什么自习啊!还有一回,我在跟室友聊天的时候,室友告诉我,班里另外一个姑娘每天都会预习并且复习。我当时的反应就是,为什么上大学了还要预习和复习,这不是高中生才做的事儿吗?

  大一结束之后,大概是滑落到“谷底”了,我突然发现,这过去的一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然而好多同学都在努力奋斗着,考高分、学英语、进社团、泡实验室……我用了一年才明白过来:原来上了大学,学习还是那么重要,并且除了学习,还需要在社团、科研方面有所发展。如果未来想要升学,那么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

  从大二开始,我逐渐开始认真听课,减少上课玩手机的时间,开始去图书馆看书学习,早早地开始准备各种期末论文……到了大三的时候准备考研,几乎每个晚上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到了大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努力程度还是不够。虽然非常幸运地有了保研资格,然而当我面对种类繁多的保研加分项时,却发现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加分的项目。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清晰地知道,其实大学可以努力的方向有这么多,我却没有真正地去努力尝试过。

  那个时候还听说,高中的一个师弟在高考的时候考上了北京大学,但是在考上大学之后他却沉迷于网络游戏,致使多门功课挂科险些退学。师弟的母亲为此停下工作从江西老家来到北京陪着他,他才逐渐转入正轨继续学业。

  在大四这个人生的转折期,师弟的故事对我的触动很大。班里的同学,有的去北大、复旦、浙大、人大等高校继续深造,有的去英美国家留学……然而我的那位师弟,却还在毕业线上挣扎……后来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一进入大学就变得近乎“忘乎所以”。我和师弟都是从小生活在小城镇当中,或许是生活的世界太小了,导致我们的视野都比较狭窄,在高中毕业以前,所能看到的成功的尽头就是高考。在大四的时候,我的本科同学李昂收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李昂从来没有在宿舍玩电脑,每天都去图书馆或者自习室,回到宿舍也是抱着电脑在学习。”她的室友曾经这么告诉我。“20多年前,为了全家人的幸福,父亲母亲到异国他乡白手起家。16年来,尽管他们工作辛苦,他们也都尽全力让我接触到好的资源,支持我的理想。”李昂在本科毕业的朋友圈里这么写道。看到这里,我突然间明白,或许正是因为她父母对她持之以恒的激励,以及她所处的北京大都市这样的一个成长环境,让她有了长远的目标,而没有把成功局限在高考这一环当中。

  眼下我的学习生涯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对即将步入社会的我来说,未来的奋斗路程才刚刚开始。 

成功与幸福

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康晨远

  不愿被淘汰,不愿被甩脱,不甘碌碌无为,更不想成为那脱轨的火车。就这样,紧紧跟着成功定义的指挥棒,跟着出发,一刻也不消停的运转;偶尔棒落,疲软,喘着粗气,但抚平心绪还是向成功努力。

  时间排着四季却非永远都芳草如碧,现实经历要比我丰满的成功学理想骨感得多。如果高考前的竞争给我更多的是动力,那走进大学和即将开启求职生涯、踏入社会带我的则是沉甸甸的压力。

  这份压力,来自我对自己成功能力的质疑。名校的光环下是更加激烈的竞争,大城市的比拼有更丰富的舞台。我看到众多拥有天然优渥的物质条件却比我努力百倍、优秀百倍的人,对之投以艳羡的目光。可能他们很多人的成功是我努力一辈子也不可得的。

  与其说我开始对自己的成功能力质疑,不如说我开始怀疑自己追求的成功本身。走进大学校园,尤其是即将走出校门,成功早已从高考这类的考试分数的比拼换成了更现实、外显的社会成果、物质和成功象征符号的比拼。

  我会疑惑:成功是什么,到底何谓成功?

  网络上大家对成功的解释有五种:成就功业或事业、成就的功业、既成之功、事情获得预期结果、成效,大体可归结为预期的到达。只是现实中成功的标准逐渐世俗化。衣锦还乡的传统古已有之,光耀门楣的传统不曾间断。每一个家长在孩子初进校园就许下望子成龙、成凤的期许,跨过高考、走进大学被认为成孩子成长过程的重要里程碑,之后,人们告诉你成功生活的标准是有好车、大房子,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孩子……

  但经历过挣扎、思索,我更坚定地认为,成功的标准不是单一的,且成功的标准因人而异。庄子之言,点出了成功的未定性与差异化,“如果你是个大使,为国捐躯,成就和平,那你就是成功的;如果你是个将军,打胜仗就是成功,如果你是个商人,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获得利润并且回报社会,那就是成功”。其实每个人的成功定义都不一样,你把自己手中的牌打到最好,你就是成功。

  成功和幸福是什么关系,成功者一定会收获幸福吗?

  这个满世界都在咆哮成功学的时代,许多人把成功看作是幸福的一种必须,把幸福条件化。是的,当我看到西装革履的男士谈成大生意后欣慰的笑,看到搬进大房子后的女主人脸上满足的笑,看到靠自己的良好表现加薪升职的年轻人脸上由衷的笑,这一刻,笑容折射了他们心中的幸福。但还有很多人疑惑,我达到了世俗的成功标准,越来越进步,为何心中会觉得离幸福越来越远呢?

  如果问我幸福吗,在一路追寻学业成功的道路中,我想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如果问走过大学初进社会时我还幸福吗,像之前说的,我是犹豫的。之所以有犹豫,是因为和比我更优秀的人竞争后的成功不得,是因为失掉曾经成绩带给的赞誉、他人肯定进而自我肯定的满足感,是因为面对社会中物质化的成功我的无力和疑惑。我太执着于成功这个结果的时候,就忽略了追求成功的过程和沿途的风景。

  一路求学,一路向前,我冲破脑袋向心中的成功靠近,也在挫折与失意中挣扎叹息。父辈的叮咛犹在耳畔,拼命奔跑中,我收获着一步步成功的幸福感,有时却再分不清是融进了城市,还是难回故乡。拼搏受阻的路上,时不时仍会思索:“到底何为成功,是不是只有取得了成功才能够幸福。”而这或许也是很多人一生的追问。

  现在,我更加相信,成功可以给人带来幸福,但另一方面,成功只是幸福来源的一部分,可能是通向幸福道路的重要部分,但并不必然带来幸福。

© 版权所有 京财时报数字报刊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年